浮雲

混跡二次元與小說界,透明寫手。

清明脑洞(记梗)

清明节开的奇妙脑洞

假如哪天死者们可以自由回到阳间3天。
在故事中或故事开始前离去的角色纷纷回来探望他们掛心的人们。
但由于只有3天,时间一到就必须回去。
私心设定人格也有灵魂(就是任性的想让松阳老师回来看看他的弟子们)


不晓得会不会自己开坑,非常欢迎各路高手把这个梗拿去用。

【銀魂】寶物

*无cp
*原作向,万事屋中心
*ooc注意
*作者放飞自我之产物,慎入

小酒馆外的雨淅沥的下着,雨滴敲在屋檐上后顺着弧度滴落。
「蛤?又宿醉了?」
「是啊。」新八趴在酒吧的吧台上,无奈的说,「昨天晚上又跑出去不知道哪裡喝了个烂醉,连走路都走不稳,也不晓得是怎么走回万事屋的。」
「然后今天早上就宿醉醒不过来了?」登式婆婆伸手往抱起整个电锅开始喝米饭的神乐头上打下去,「别把这裡当免费吃到饱的餐馆啊!」
「服务生!再来一锅!」嘴裡塞满了白饭,神乐口齿不清的说。
「还把整锅吃完了啊妳!」
「真是的,都这种年纪了还喝成那样,到底在想什么呢那个人。」无视了旁边惯例般的吵吵闹闹,新八撑着下巴小声碎念,「有的时候总觉得那个人总是飘啊飘啊的,完全不晓得他的脑袋裡面到底装了什么啊⋯⋯」
「别看他现在这样,跟以前比起来算是好多了。」听到了新八的自言自语,放弃继续跟神乐纠缠的登式婆婆从菸盒中敲出一根烟,点上。
「是指喝酒吗?」新八抬起头来好奇的问。
「不,是指他飘浮不定的性格。」虽然以前确实也没少醉过就是了。登式婆婆吐出一口烟。
「欸~」很少接触到万事屋一家之主的过去,新八忍不住好奇了起来,「那以前是怎么样的呢?」
「跟现在没两样的小溷蛋,都是吊儿郎当的,而且常常拖欠房租。」登式婆婆把烟凑近嘴巴,深吸了一口,「硬要说的话,那个时候的他更像一个飘荡的亡魂吧。」
一个失去了一切,确依然被什么束缚于人世的亡魂。

# # #

回到楼上的万事屋,银时果不其然还在房间裡抱着被子呼呼大睡。
窗外的雨依然下着,整个街道笼罩了一层灰色的轻纱。

「叩叩叩!」
「阿银!起床啦!别睡了!」大门响起一阵敲门,新八拉开银时房间的门,对着睡的天昏地暗的银时喊到。
「唔⋯干嘛啦阿八?」银髮男人翻了个身,不太甘愿的撑起眼皮看着打扰自己美梦的少年。
「有人在敲门了喔阿银!快起来!」新八推推眼镜说到。
「啊啊,我还因为宿醉在跟头痛奋战着呢!开门这种小事就算你不是新ㄧ也办的到吧?就交给你了新八。」这么说着,银时闭上掀起一小角的眼睑,再次回到周公的怀抱。
「不是新一又怎样!吐槽役的存在可是非常重要的你们到底懂不懂啊!不要小看『八』啊!不对这不是重点⋯⋯喂等等先别别睡回去啊阿银!如果是有委託上门怎么办?!万事屋已经快要揭不开锅了啊!」抓狂吐槽了一堆的新八发现对方已经睡到毫无反应,瞬间无力了。
「放弃吧阿八,要把宿醉装死的小银挖起来跟让你成为新一一样是不可能的事。」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嚼着醋昆布的神乐如是说。
「唉⋯⋯算了。」新八叹了口气,认份的自己走到玄关去开门。

「请问找哪位⋯⋯好,我知道了,非常感谢。」

「怎么了吗新八?」神乐离开沙发,也跟着来到了玄关。
「是送包裹的。」新八手裡捧着一个小包裹,「不晓得是谁寄来的呢。」
「喔喔喔喔!希望裡面是吃的!」神乐看着不大的包裹,双眼放光。
两人七手八脚的撕开包装,发现上面放着一张纸条。
「啊哈哈哈金时,你最近过的如何呢?我还是老样子,最近在某个星球看到了这个有趣的普通小纪念品,就弄了一份当伴手礼给你啦!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使用前务必记得看说明书」
「原来是坂本先生寄来的啊。」新八跟神乐把包装裡的小盒子翻来复去的研究,但别说说明书了,连产品名称都没看到。
「会不会放在盒子里啊?要不打开来看看?」神乐提议。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两人打开纸盒,裡面果然除了几个彩色的小糖果以外还有一纸说明书。
「使用方法,含着本产品并将手放在目标对象的头上,将可看到目标具象化的精神世界,且目标不会有所察觉。注意事项,本产品的使用效果为30分钟,使用时使用者将会失去意识,请评估周遭环境的安全性后使用。适用于学术研究、心理疾病治疗、讯问犯人等。製造日期⋯⋯」
「等等!停停停停停!!!这东西怎么想都很不普通,更不可能是伴手礼吧?!坂本先生到底在想什么啊?」新八奋力吐槽。
「嘛,谁知道呢。」神乐盯着盒子,漫不经心的回答,不知为何新八总觉得对方在打什么主意。
「我说新八,我们来用用看这个吧。」果不其然,神乐如此提议。
「等等小神乐,妳想用在谁身上?!」
「还能有谁?」神乐用下巴朝房间的方向点了点。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身为万事屋最后的良心,新八有些犹豫。
「这可是最好的机会阿鲁!难道你不想知道那个废柴大叔到底在想什么吗?」
「呜⋯⋯」新八摇动了。
可恶,这理由真该死的有说服力。

不得不承认,他们对那个像云一般飘忽不定的男人认识真的不算多。
这种认知有时候非常的讨人厌,尤其是当对方偶尔会给人一种彷彿会消失一般的感觉。
明明就近在身边,伸手却似乎连背影都搆不着。

「好吧。」新八最后妥协了。
分别从盒子裡各拿出一颗糖,基于某种做贼心虚的心理,两人在拿完糖果后把盒子藏进了神乐睡觉的壁橱裡。然后以不吵醒银时为前提小心翼翼的熘进房间,一左一右的在熟睡的人身旁蹲下。
小孩们交换了个眼神,双双在把手放上银时的额头上同时把糖果丢进口中。
然后便一脚踩进了深红的液体中。

「新八⋯⋯」神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安与迷惘。
循着声音抬起头,新八看到了站在他旁边,也一样踩在血海裡的神乐。

他们头顶上的天空被大片低沉欲雨的铅灰色乌云压着,完全透不出一丝阳光,脚下则是无边无际的血复盖了整片大地,无风的空气中飘散着浓浓令人作呕的腥甜气味,凝结成块。

广大的、毫无生气的世界。

在这彷彿只剩下灰与红的世界,不远处的一抹黯淡的银色相当显眼。
这个精神世界的主人似乎立刻注意到了他们的到来,他抬起小小的脑袋,用猩红的双眸注视着不速之客。
「你们是谁?」

「阿银⋯⋯」前进了两步,发现小孩握紧手上的刀之后新八连忙停下脚步,「我们没有恶意。」同时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危险性。
似乎是信了他们,小孩稍稍放鬆了下来,不再那么警惕。
确认小孩不会因为他们的靠近而立刻拔刀砍过来后,两人拉近了跟那抹小小身影的距离,这才看清对方一个人坐在一块不小的石头上。本来紧紧抓在手中有着四叶草造型刀鄂的刀因为放鬆下来而改成揽在怀里,另一手小心翼翼的抱一个其貌不扬的小木盒。
「居然有客人,真是稀奇呐。那么有何贵干?」不知为何在来者身上感到非常亲近与熟悉,不再继续保持高度警戒的小孩坐姿瞬间变的非常懒散,本来有神的双眼重新变回没睡醒一般的死鱼眼,摆出一副「有事快说别打扰老子补眠」的样子。

完全就是小号的阿银,连欠扁的说话口吻都一模一样。
新八抽了抽嘴角。
「小银你一直一个人在这边吗?」神乐稍微蹲下身,在跟小孩可以平视的高度问。
「是啊,毕竟这裡可不是什么风光明媚的观光景点,怎么看都不会有人想来的吧啊。」小孩手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的说,「吸血鬼什么的大概例外,不过那种的话还是不要来比较好。」
不知道该怎么接下这听起来不晓得是自嘲还是玩笑的话,新八乾脆换个话题:「阿银,你手上抱着的盒子是什么?」
「啊,这个吗?」小孩捧起木盒。
「喔?!难不成是小银的玩具盒还是宝物箱之类的?借我看看!」神乐兴奋的说。
「嗯⋯⋯」似乎已经彻底对他们失去戒心的小孩只歪着头犹豫了一下,「是没关係啦,不过很重喔。」
「没问题的阿鲁!」对自己的力气非常有信心的神乐拍拍胸脯。再怎么说她也好歹是宇宙最强佣兵种族的夜兔,连小孩子都拿得动的小盒子没道理她拿不动。
怀着这样的自信,神乐伸手接过递来的盒子,却在对方鬆开支撑盒子力气的瞬间被盒子的重量压到差点站不稳,还好对方似乎已有准备,立刻把盒子接回去才避免了连人带盒一起摔进脚下血泊的悲剧。
「我就说很重吧。」小孩顶着死鱼眼说。
「我说阿银⋯那裡面到底装了什么啊?」没想到连有着超级怪力的神乐都拿不动,新八有些吓到。
难不成阿银跟某揍#客杀手家族一样从小就在做重量训练吗?!
「装了很多东西啊。」为了避免刚才的事情再次发生,小孩乾脆自己拿着,直接打开盒子。
盒子有着跟外表完全不符合的大容量,裡面放满了个种不同颜色、不同型态的石头,乍看之下似乎很普通,但细看的话会发现每颗石头似乎都隐隐发着光。
「喔!好漂亮!」凑过来看的神乐发出惊叹。
「阿银,这些是什么啊?」也跟着凑近的新八好奇的问。
「这些吗?」小孩开心的开始像在跟同伴炫耀自己收藏一般,指着每颗石头一一介绍。
「这个是眼镜。」
「这个是毒舌大胃女。」
「这个是老太婆。」
「这个是一点也不萌的猫耳娘。」
「这个是机器女僕。」
「这个是尼古丁中毒的青光眼。」
「这个是抖s星王子总一郎君。」
「这个是大猩猩跟踪狂。」
「这个是平胸暴力女。」
小小的孩子坐在石头上,一边晃着脚一边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似乎他每念出一个名字,周围的血腥味就会淡上一些,天上的乌云也稍微散开一点。
「这个是抖m女忍者。」
「这个是痔疮Jump忍者。」
「这个是脑残肉球控假髮。」
「这个是中二病矮子。」
「这个是总是啊哈哈哈笑的捲毛蠢货。」
微风拂过,玩闹般的吹起三人的髮丝。
「这个是墨镜MADAO。」
「这个是吉米君。」
「这个是⋯⋯」
「这个是⋯⋯」
「这个是⋯⋯」
⋯⋯
新八跟神乐说不出任何话,只能继续沉默的听着小孩无比珍惜的一个个数着。
如数家珍。

数完了最后一颗石头,小孩咧开嘴。
「这些,是我的宝物。」
孩子开心的笑了。
周围的风笑了。
天上的云笑了。
洒在男孩银髮上的阳光也笑了。

没有特意去注意另外两人的反应,似乎已经得到满足的小孩小心的把木盒盖回去,再次抬起头时愣了一下,但又飞快的恢復回原本波澜不惊的表情。
「你们要走了?」不是撒娇,也没有质问的成分,只是单纯的提出自己的疑惑。
一瞬间没搞懂小孩的意思,新八在眼角无意间扫到神乐已经开始变透明的脚才想起自己的处境。
「欸?30分钟已经到了吗阿鲁?」同样发现这个状况的神乐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毕竟他们感觉才到这裡10分钟左右而已。
「看起来是呢⋯⋯」新八有些遗憾的回答。
「看来你们要离开了。」小孩下总结,「好啦哪裡凉快哪裡去,我就不送客了。」然后伸手挖了挖鼻孔,用标准万事屋「来者不理,去者勿追」的姿态摆了摆手,似乎没有半点留念。
「⋯⋯不,阿银,我们没有要离开喔。」沉默了一下,新八勾起笑容,「我们不会离开的。」他伸手揉了揉愣住的小孩银色的卷髮。
摸起来软软的,很舒服。
「啊!新八好狡猾!我也要摸阿鲁!」神乐立刻也凑过来,在柔软的卷毛上揉了一把。
「别摸啦!天然卷会越摸越卷你知不知道?」小孩挥舞着手抗议。
「反正本来就很卷了。」新八表示摸的心安理得。
在小孩的再三抗议下,两人才不情愿的收手。
「好啦!你们哪裡来的哪裡去。」本来有些炸毛的小孩重新坐回石头上,恢復原本那幅成雷打不动的样子。
「那阿银,待会见。」
「小银拜拜!」

睁着死鱼眼,并没有跟着开口道别的小孩只状似随意的挥了一下手代替。

在两人彻底离开前,听到了对方低低的声音传到耳边。
「别再来了。」
似是叹息的话语无声的消失在风中。

再次睁开眼睛时,立刻对上一对暗红色的眸子让两人瞬间吓了一跳,下意识心虚的别开目光。
「你们总算醒了。醒了就快起来,我的手快没知觉了。」没有注意到自家员工的小动作,银时睁着死鱼眼说,「还要睡的话给我滚回房间去睡。」
注意到自己睡着的期间竟然压在对方身上,新八跟神乐连忙爬起来,听着对方骂咧咧收回被当枕头的手臂爬起身。
「可恶你们俩个真是有够重的,我的手都麻掉了,给我去减肥啊⋯⋯」

对视了一眼,新八跟神乐双双露出笑容。
「阿银,我肚子饿了!」
「我也是阿鲁!」
「你们两个死小鬼撒什么娇?!阿银我可是宿醉未消还被你们当垫子压着睡欸!」银时不耐烦的耙了耙后脑勺,拉开和室的门,「家裡的米已经被神乐吃光了,将就点吃麵条吧。给我心存感激的吃啊!」

雨不晓得什么时候停了,午后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入屋内,把一切镀上一层光辉,大把大把的洒在地上。晒得暖洋洋的木头地板被踩的咚咚作响。
被收藏在糖分匾额后的三人合照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

一如既往乱七八糟的故事,总觉得想表达的东西似乎都没能表达出来⋯⋯

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銀魂】名字(師徒無cp)

短,很短
结合死神篇是人是鬼的论点产出的不明所以之产物
无cp
之前在银魂30题中提过脑洞
如果ooc,我的锅
献给曾经的怪物与怪物之子

太阳已经差不多下山了。
虽说如此,但夕阳橘黄的光芒依然如几乎烧尽的炭火一般留有令人眷恋的馀温,将小路上一大一小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我的名字叫做吉田松阳,你呢?」看着亦步亦趋跟在自己身旁,高度甚至不及腰的孩子,男人温和的问。
「⋯名字?」男孩抬起头,重複了一次自己不曾听过的词。
「就是称呼自己的方式,就像如果有人说『吉田松阳』的时候时候,我就知道是在叫我,而不是其它人。」男人耐心的解释。
「⋯⋯」抱着比自己还高的刀,小孩并没有回答,只是耷拉着毛茸茸的脑袋。
「还没有名字吗⋯⋯?」看着孩子的反应,男子歎息到。
小小的孩子垂着双眼,没有回应那个几乎是肯定句的问题,只是抱紧了怀中的刀。
「那么,叫做坂田银时如何?」
勐然抬起头,孩子赤红的眼裡倒映出男人温润如玉的笑容。
「坂田金时,传说故事的主角,赖光四天王之一,还曾经退治过鬼。」
「不过因为你的头髮是银色的,所以改成银时。」男人伸出手,温柔的摸了摸那头翘的无法无天的银卷毛。
「⋯等等,鬼退治的话我不就把自己退治掉了吗?!」头上陌生的温暖让习惯了在冰冷战场上挣扎活命的食尸鬼迟了几秒才发现似乎哪裡不对。
「欸?是这样吗?」
「喂!!!」小小的孩子抗议,看起来像隻炸毛的小猫。
「其实,如果真的退治掉了也不错呢。」又再摸来摸孩子的小脑袋瓜,男人微笑着说。
「鬼被退治之后,就可以变回『人』了。」
残阳如血,又似太阳挣扎着留下的最后一丝温暖,只为了照亮将会迎来黎明之人的前途。
「毕竟能斩杀『鬼』的,只有『人』而已。」
看着满脸茫然的孩子,男人温柔的笑了。
「现在无法理解也没关係,一点一点来就行了。」

「我会等你的。」

直到你的剑,能夠触及我。

* * 以下为作者的碎碎念 *

我银魂入坑的很晚,开始看时漫画已经连载到最终章了,所以是一口气看下来的。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吧,我看到再见真选篇,虚的面具被打掉时虽然也非常震惊,但却不觉得狗血还是什么的,反而深深佩服起作者讲故事的功力,尤其到洛阳决战篇真相大白后,这种感觉又更深了。
首先关于虚的出场,作者绝对安排了足够的铺垫(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请回去重翻蜘蛛篇阿银跟松阳的初遇、永远的万事屋的「自杀」剧情、死神篇对于人与鬼的说法、将军暗杀中高杉对松阳,包括斩首时的所有回忆,然后大西同学请到走廊去罚站!),而且也符合银魂一直想表达的想法之一,也就是「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之后我去看了阿银名字的由来,坂田金时的故事,然后深深的感觉到了作者的「深意」。
先不说坂田金时是赖光四天王之一(对照上joy4),其它部份也碰巧到让人怀疑作者是不是在暗示什么,例如传说中他是被山中的妖怪养大的,被赖光捡回去教导他成为优秀的武士,之后更是参与了以赖光为首,6人一行的妖怪之首酒吞童子的退治。有趣的是算上他本人,松阳教出来的弟子也好死不死是六个(银时、高杉、桂、信女、胧跟松阳),而酒吞童子本人更是一个因为受到他人不当对待的小沙弥心生怨恨而成的妖怪。

⋯⋯不过当然也有可能只是我想太多啦。
总之因为以上的原因让我开了这个颇有可能被打脸的脑洞。

總之
希望各位看到愉快。


銀魂30題(跟風)

小新人从 @高と银の小号 那里看到,忍不住填一下

————————————————
DAY1正式入坑理由
恩…原因非常的曲折複杂。
那段时间其实在迷的是另一部作品,驱魔少年。虽然很久以前就听说过银魂的大名,但是对他的搞笑风格一直敬谢不敏…结果错过这部好番好久。😂😂😂
驱魔少年跟银魂一样有跟读者互动的谈话室,无意间从某位读者的问题中得知有一封要寄给驱少谈话室的信失误寄给了银魂谈话室,重点是银魂的作者真的还回答了!被勾起好奇心的我就去翻了那集的银魂漫画,而又好死不死那集是红樱篇,发现意外好看的我跑回去从第一集开始翻…然后就爬不出来了。
DAY2 入坑时最喜欢的角色
坂田银时
DAY3 现在最喜欢的角色
还是阿银~
DAY4 最喜欢的篇章
呜…阿哈哈登场篇,春雨毒品篇,高杉初登场篇,红樱篇,芙蓉篇,八郎老妈篇,真选动乱篇,三叶篇,神乐的新雨伞,赏花,狗与老人,集元,蜘蛛,六角屋事件,四大天王,荆棘流氓,与外道丸挑礼物,金魂,倾城,尾美一,狗食,性转,死神,小石子……等还有许多(等等说好的最呢?!)
DAY5 最喜欢的一段剧情
去除掉主线剧情(不然又列不完了😂)的话⋯⋯神乐的雨伞。
三人共撑一把根本不能遮雨的伞那一幕让人暖进心坎哩,还害我产生一种在看夏目的感觉(笑)。而且就是那集让神乐成为我心目中最喜欢的动漫女主,这么可爱又善良坚强的好女孩哪裡找!!!
DAY6 最喜欢的OP
樱满月跟wonderlend
DAY7 最喜欢的bl向CP
我不太吃非官配cp😂😂
DAY8 最喜欢的bg向CP
土三
DAY9 最喜欢的ed
Some like it hot跟glorious days
DAY10 印象最深刻的台词
叽叽喳喳的吵死了!发情期到了吗你这溷帐?
DAY11感触最深的角色
感触最深…银魂裡面基本上连单元角色拉出来都可以给人很大的感触,完全选不出来⋯⋯
DAY12 最喜欢的周边
没钱的穷人蹲在角落哭泣
DAY13 因为银魂而改变的事
开始不在那么喜欢很多以前很喜欢的那种内心脆弱但总是隐藏着并强颜欢笑,容易崩溃的角色吧,反而更喜欢那种同样有着沉重过去的却背负着一切笑着前行的笨蛋。还有对人生的看法又更加积极乐观了。
还顺便迷上大叔属性(倒)
DAY14 因为银魂而做过的有趣的事
把银魂动画全集整理起来并且挑出必看与推荐集数到处安利别人XD
DAY15 梦到过的关于银魂的事
隐约有在梦裡把关于银魂的脑洞写下来的记忆,细节完全记不得了。
DAY16 写/画/剪/脑补过的最印象深刻的故事
阿哈哈哈哈我一天到晚都在脑补。特别喜欢脑补万事屋的温馨日常跟让阿银到处穿越,毕竟因为银魂本身世界观就乱七八糟的关係,穿越理由不用太严谨也没关係XDD 还有阿银是我看过最适合「在穿越后把故事导向HE」的角色了,适应力强武力值高、内心坚强三观极正、滥好人却不圣母,根本穿越第一人选!
不过个人脑补过最满意的是关于阿银名字的由来,正在考虑要不要写出来⋯⋯
DAY17 最喜欢的角色名字
坂田银时
DAY18 最喜欢的角色设定
大叔
这个设定包含了有人生经历后的圆滑处事、饱尝沧桑后的风淡云轻、见证许多后的饱含哲理、失去许多后的万分珍惜、充足历练后的沉稳可靠、吃尽苦楚后的隐晦温柔,最后在加上日常中一些小小的偏执与恶习溷合而成的迷人产物。
DAY19 最让你感慨的人物命运
果然还是虚跟阿银吧
在那个迷信的年代,像虚那般的存在注定不是被奉做神就是被当做鬼,而显然虚遇到的情况是后者。无知往往是最可怕的,因无知而起的恐惧更是毫无道理可言的佔据一个人全部的判断力,让人作出最残忍可怕的事。
没有人想成为怪物,而怪物是人类创造出来的。
阿银的状况则更加的複杂,他本应也以「鬼」的身份成长,但却被松阳老师给捡了回去,教导他成为一个「人」,教导他以刀来守护,但为了救回这位把他从地狱裡拉出来的恩师,他提起刀,再次将自己置身于地狱,而成了「夜叉」,但带给他希望的人最终却带给了他绝望。还好最后来到了歌舞伎町这个地方,也遇到了一群笨蛋。不过最终章的连载内容又⋯⋯(倒地)作者对他真不是普通的狠。
DAY20 最想TV化而没有的漫画情节
除了最终章基本上都动画化了吧XDD
DAY21看哭了的剧情
哭点高,几乎没看哭过,不过让眼睛酸涩的剧情倒是不少,如狗与老人、三叶姐、阿一哥跟佐佐木之死(小将跟松阳也很虐,只是太震惊了其它感情反而被压下去)
不过大部分的感人剧情都是看完心中暖暖的就是了。
DAY22 看完后非常温暖的剧情
⋯很多,非常多,如撑着破雨伞替另外两人「遮雨」的神乐(这篇是我的最爱!)、不愿让死党流泪的一人一狗、头也不回说着「要把我当家人也没关係。」的新八、夕阳下背着两个小孩叨念着「重死了」的阿银跟坐在货柜上笑着看这幕的假髮、在花田中重逢的父女、在将军府和所有人一起踢的罐子、寄出最后一封简讯后把手机抛下的信女、飞入土方病房的纸飞机、睡在神乐膝盖上的神威、弹自己笨蛋妹妹额头的神威、说高杉只是个坏小子的辰马⋯⋯惨了又数不完。
DAY23 看完后让你产生强烈感慨的剧情
阿银把刀往虚身上砍下去,说:「消失吧,亡灵。」
看的时候非常震撼⋯这就是为什么阿银是阿银,就算命运再怎么待他都不逃避。
只是这安排真是⋯⋯作者在前面其实已经做了不少铺垫,但还是非常震惊。
DAY24 最喜欢的配乐
万事屋bgm only XDD
DAY25 最喜欢的CV
杉田智和⋯吧?(其实全都喜欢😂😂)
DAY26 最难以忘怀的梗
眼镜本体!
DAY27 最怀念的已故角色
松阳、佐佐木、小将
DAY28 希望出现的场景
日常orz请务必所有人一起回到江户耍蠢。
DAY29 喜欢银魂几年了
1年了吧?
DAY30 对银魂未来的期望
不(敢)求太多,只希望最后给给银魂风格的结尾就够了。

话虽这么说,不过还是跪求H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四季(冬巡無cp)

繁體注意⚠️

給朋友的聖誕禮物
新人一枚
冬巡 無cp 甜甜
ooc的話,我的鍋


「叩叩叩叩——」
響亮的腳步聲迴響在空蕩蕩的學校走廊。
「報告,今天工作順利,一如既往。」
「辛苦你了,安特庫。」老師溫和的說。
「沒有的事。」安特庫回答回答。
「今年⋯⋯」老師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陣狂奔的聲音打斷。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年又不小心睡著了!!!!!」
「早上好,法斯。」明顯已經見怪不怪,老師平靜的跟衝過來的薄荷色身影打招呼。
「已經不早了,老師。」安特庫吐槽到。
「欸嘿嘿,抱歉抱歉,一個不注意就在冬眠室睡著了。」法斯抓了抓頭,說。
「我說你啊,又不是跟第一次一樣睡不著,幹嘛這麼堅持每次都要來冬巡?」安特庫搖搖頭,有點無奈。
「那是因為只有冬天才能見到前輩啊!」法斯毫不猶豫的說。
「你⋯⋯!」沒想到對方回答的這麼直接,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安特庫被噎住了好一會兒,然後撇頭走開。
「隨便你。」
「好!!欸,前輩等等我!」
看著努力拖著沈重的合金雙手追上銀白色身影的薄荷綠,老師勾起了嘴角,眼裡滿是溫柔。
這樣也不錯。


法斯變了
她不再像以前一樣動不動就把一切失敗歸罪於硬度低,也不再渴望與月人戰鬥。
相反的,他撿回了畫板,認認真真的做起了之前被他嫌棄到不行的博物誌的工作,常常跑不見身影,回來的時候帶著各種植物或石頭,小心翼翼地做成標本。全新的強大手臂讓他不需要擔心月人的攻擊,在路過的時候還可以出手幫助或保護正在戰鬥的同伴,然後回過身去繼續搜尋尚未見過的花草。
他不變的天真中多了一些冷靜與成熟,所有寶石都訝異於他的轉變,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數年前的冬天,他差點永遠失去了一名可靠的同伴,溫柔的前輩。
法斯完全不敢想像如果那時老師沒有趕到會怎麼樣。
不過幸好,這件事並沒有真的發生。
那之後,他開始追逐著那位前輩的背影,一點一點的使自己成長。


「對了前輩,慣例的『那個』!」在跟著安特庫巡完冬眠室後,法斯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敲了一下手心後匆匆跑開,回來的時候手上拖著一個極大的袋子。
「這是今年份的!」他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後原地坐下打開面前的袋子。
袋子裡面裝滿了各種標本和畫,法斯伸手把東西一一拿出來。
「看來你今年收穫頗豐呢。」也在法斯的對面坐下,安特庫隨手拿起眼前的一張風景畫。
畫上是一幅秋日夕景,暖色調的光灑在嫩綠的草地上,屬於秋天的白色野花染上了溫柔的色彩,草原上有一抹如燃燒般的赤紅身影,狂野又沈穩,溫暖而冷靜,與橙黃的天空相互輝映,身邊的幾抹銀色反射著夕陽的光輝,整個人仿若徹底的融入這片溫暖中。
「這個人是⋯?」翻了一下其它風景圖,發現上面都有這個紅色的身影,安特庫好奇的問。
「啊!他是辰砂喔!」跟一堆物品奮鬥到一半的法斯抬起頭,看清對方問的是誰後開心的回答,「因為他不睡在冬眠室,所以前輩大概不認識。以前因為他身邊總是有有毒的水銀圍繞所以不敢接觸任何同伴,所以擔任無趣的夜間巡邏工作,不過現在他有新工作了。」他笑嘻嘻的舉起其中一張畫,「他現在是我的搭檔,陪我蒐集博物誌的同時當我的模特兒,順便保護我——雖然硬度很低,但他可是很強的喔!而且我的合金手臂也不怕水銀,所以合作起來沒有任何問題!」
「原來是這樣嗎。」安特庫低頭看向手上的畫,莫名從畫中人沒有任何波動的表情中讀出一絲溫暖。
「整理好了!」又過了半晌,總算把標本跟畫按照順序排好的法斯開心的喊,然後抓著安特庫開始一樣一樣的介紹這些在冬天完全看不到的東西。
而安特庫也極感興趣的聽法斯介紹這些東西。

『我會把四季帶給前輩!』
某一次冬巡時,注意到安特庫其實非常嚮往著其它三個他所沒見過的季節,法斯這樣跟那個出生於冬季也只能活動於冬季的寶石承諾。
剛開始安特庫並不以為意,認為法斯只是說說,沒想到隔年這個總是出人意表的小傢伙竟然抱著一整包的乾燥花來,後來才從老師那邊得知在大家的冬眠ㄧ結束,法斯就衝去圖書查植物標本的作法,還問了好多寶石並且嘗試了很久才成功的作出第一朵乾燥花,並且開始積極的抱著畫板進行博物誌的工作,而本人更是努力鍛鍊繪技好凍結美麗的景色給安特庫。
而如今,在忙碌的冬巡中撥空看法斯為他帶來的四季也已然是跟除浮冰、挖積雪一樣是安特庫的例行事項了。
看著旁邊的薄荷綠腦袋,安特庫突然覺得心裡一塊總是空落落的地方,被某種感情填滿,甚至感覺滿到快溢出來了——就跟在和老師進行每年例行的擁抱時一樣,讓他這個不曾感受過東風「冬石」也感受到了溫度。

這樣也好,這樣就好了。


我不曾見過四季更替,但你們就是我的天地。